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中国画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中国画在线 首页 展览信息 查看内容

与自然共声息—刘曦林艺术印记·山东展

2014-9-21 06:02| 发布者: 春平| 查看: 1678| 评论: 0|来自: 中国画在线

摘要: 展览时间:2014年9月27日—10月6日;展览地点:山东美术馆一楼A1展厅,二楼B1、B2、B3展厅;主办单位:中国美术家协会、中国国家画院、中国美术馆、中央美术学院、山东美术馆、山东画院、山东省美术家协会、山东艺术 ...

展览时间:2014年9月27日—10月6日;
展览地点:山东美术馆一楼A1展厅,二楼B1、B2、B3展厅;
主办单位:中国美术家协会、中国国家画院、中国美术馆、中央美术学院、山东美术馆、山东画院、山东省美术家协会、山东艺术学院;
展览内容:刘曦林先生书画作品约180幅

“刘曦林艺术印记·山东展”,由中国美术馆与中国美术家协会、中国国家画院、中央美术学院、山东美术馆、山东美术家协会、山东画院、山东艺术学院共同主办,展览将于9月27日在山东美术馆开幕,持续至10月6日。展出期间,将举办“刘曦林艺术印记·山东展”恳谈会,并由刘曦林先生为观众举办学术讲座。

刘曦林现为中国美术馆研究馆员、艺委会成员,兼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、《美术》编委,中国书协会员,中国国家画院研究院副院长,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,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理论委员会委员,北京市文史馆馆员,蒋兆和艺术研究会副会长,山东艺术学院特邀教授,中央美术学院特邀研究员;山东美协、山东画院、山东美术馆顾问,北京凤凰岭书院监院等职。

敏感、醒觉的心性,良知感的笃定,对真理事业的执着坚定,这在通向和抵达理想的行路上,免不掉多一些苦涩和无奈,多一些迷者的悟。

      理性与激情的矛盾是生命深层的品质,是艺术生命不枯的源泉,也是艺术家最为本质的自我。没有这样一种矛盾困扰,生命一如死水微澜。
 
      刘曦林先生的花鸟画,我以为是自娱的产物,是平衡劳碌的思考,以求获得心灵休整的一种需要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80年代中后期,美术界潮起潮落风雨几多。在国家级一些美术刊物上,刘曦林的名字印在那些卓然而立的标题下,为人瞩目。他的文笔犀利中肯,不偏不倚,试图于杂像之中明晰真谛,梳理史料探寻艺术规律。在对传统的研究,对美术运动的观察中,他自始至终对传统文化葆有一份尊重的心态,但并不强硬、僵化地做传统的代言人。他以研究的态度,做学问的方法和理性的思考而著文立言,而不是固执己见,做权威状,喧哗庙堂之声。在反思与追寻之中,在研究与观察中,他是把脏水利利索索地泼掉,而把“孩子”温情地厚待起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 自198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系硕士研究生班至今,刘曦林先生一直在中国美术馆从事现代美术史研究,为研究馆员、理论研究部主任,同时,任中央美术学院兼职教授。他的著作很多,著有《艺海春秋——蒋兆和传》、《诗画论>、《20世纪中国著名画家踪影》(合作)、《中国画与现代中国》等。主编有《1949 -    1989中国美术年鉴》。还有发表在期刊杂志中的大量文章,其中《中国画的传统与现代》、《向现代形态转换的求索——90年代的中国画》对于中国画的品格、传统中国画遇到的冲击和现代的变革趋势做了深入研究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山东是他的故乡,他是在济南完成了大学教育,尔后,又在新疆工作了15年,以这两省区风土的淳厚与人情的浓重,刘曦林先生总是不忍辞掉那些事务性的几近琐碎的叩扰和麻烦。画家们要办展览,上画报、出画集,都以能拥有刘曦林先生的一纸一文为幸事。请他写序写跋写评论的更是难以计数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为文,刘曦林先生较之许多评论家,更具理性的现实的姿态和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。他对人性尊严的维护,对于艺术价值的把握,对于形式符号的解读,都充满了人生的关怀。体现于他的绘事上,是把花鸟画当人来画。花木有心皆有生命,以花鸟为媒介,传达了他对人生、社会和事业的感受,自然的风风雨雨、花开花落寄托了他的情绪,或欣喜或悲凉都是真实又深沉的,是不假掩饰,不矫情、不造作的。
       
      我看他的画,是学者的画。他特别注重文心的体现和个性的修养,呈现了他与自然亲和的心怀。人人与我同体,万物与我同心。这在画家的笔墨间真诚地表达出来。画花是画己,画物亦是画自我,与对象融为一体,正是自然在我心中,我在自然之中,“物我两忘”的境界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识见的高远和灵魂的自由,对传统文化深切的领悟,对笔情墨趣的玩味,体现干画中,是他的“意象造形”,以不到之到、不周之周,笔不到意到的依神写形。每一幅画细细看去,都没有经心的布局和拘谨的限制,他的用笔随意、简约,没有迟疑,没有刻板的工匠气。早年,他受教于张茂才先生,张先生对中国画的推陈出新给他以很大的影响。中国画的抒情性,书画同源的特征,诗化的心进,不似之似的造型,似断非断的笔线,虚淡浅置的色彩,都以一种自然自由的姿态得到释放和表现。难怪他称自己的画室为“散心斋”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疏朗而不野放,从容而不紧迫,消闲而不松怠。同样画牡丹、画水仙、画红白玉兰,画紫藤花,画美人蕉,意象上大多是临风状态下,有动感的飘摇和轻舞的姿势,造型的意味不是平稳和静止的,更像是着眼于风物的流动性和情致的变化性。发现了这一点后,我疑心这是作者不能也不愿自禁的一种心绪外溢,一种自然、自由,听之来任之去的反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中国文化的巨大魅力,是象形文字符号演化出来的意象特征和与之相生相谐的情感方式。民族文化不是强力的,是恢宏博大的;她不是扩张的,以功利进取的,是持守而隽永的;她不是浮泛、纷繁的,是厚积、蓄收而自处自乐的,是早熟智者的一种混沌和返朴归真——毛笔的功能,笔墨形式的特征,满足了这样一种心性的贯通。商业社会、信息资讯时代的成就,互联网、航天飞机将整个地球连为村落,几与银河星系相交通……然而,一切文明与高级形态的社会,都应以最大程度地维护人性,维护地域、风貌的自然性,维护生态环境的平衡为前提。地域、文化、种族的差异性,将因其固有特性而互为补充。这便是中国绘画“天人合一”之传统。

      风物长存,惟有与自然同心同气。这也是刘曦林先生画中和画外的声息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中国画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07388号-1
联系信箱:qpgzsh@163.com 联系QQ:745826460
联系电话:13466526077,13552277208,010-52100898

回顶部